公司新聞

六大行2019年共賺1.12萬億淨息差承壓、尋路零售市場

來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26 23:01 浏覽次數:

六大行2019年共賺1.12萬億淨息差承壓、尋路零售市場

資産規模再上一層樓、淨利潤集體增長、不良率不同程度下降,截至3月31日,國有六大行披露完畢的2019年業績“穩中向好”。

年報數據顯示,六大行淨利潤穩步提升,共實現了1.12萬億的淨利潤;國有大行資産規模座次略有變動,工行以30.11萬億顯著優勢穩居第一,郵儲銀行以高達16.48%的增速領跑增幅榜,並超過交通銀行總資産。

不过,在大行的盈利能力上,净利息收益率(净息差)、净利差等指标的下行也颇受关注。一方面国内利率市场化推进导致的 LPR下降,使贷款收益水平相应下降,另一方面,银行负债端降成本成效仍有待观察。

國信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王劍表示,我國經濟步入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同時,利率市場化、金融脫媒等現象加劇也倒逼銀行主動轉型。零售業務已成爲各家銀行發力的主戰場,昔日在對公領域占據優勢的國有大行,近年來也在大零售市場發力。

淨息差走勢承壓

具體來看,工行2019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122億元,同比增長4.9%;建行實現淨利潤2667億元,同比增長4.74%;農行實現淨利潤2129.24億元,比上年增長5.08%;中行實現淨利潤1874億元,比上年增長4.06%;交行淨賺772.81億元,同比增長4.96%;郵儲銀行實現淨利潤610.36億元,增長16.48%。

利息收入仍是國有銀行收入的大頭,不過,衡量利息收入的盈利能力指標如淨息差、淨利差等結果來看,六大行普遍承壓。

六大行中,除了交行的淨利息收益率1.58%,同比提升7個基點外,工行、農行、中行、建行、郵儲銀行的淨息差分別有5-17個基點的收窄。

息差收窄主要源于資産端的收入下降,而負債端的成本上升。以工行爲例,工行淨息差同比下降6個基點至2.24%。國信證券分析認爲,資産端來看,全年生息資産收益率上升3個基點,主要是上半年上升較多,而受對公貸款和境外貸款收益率下降影響,下半年生息資産收益率環比上半年下降了9個基點。負債端來看,全年計息負債付息率上升11個基點,是拉低淨息差的主因,主要受存款成本上升拖累。預計今年淨息差仍將繼續收窄,但壓力或主要來自資産端。

“2020年既要面臨資産端收益率下行,又要管控存款成本,壓力較大。”建行首席財務官許一鳴在該行業績發布會上坦言,2019年建行淨息差下降了5個基點,今年依然會下降,大概率在10個基點左右。”

中行副行長孫煜表示,當前內外部經濟環境確實對銀行淨息差帶來較大壓力,與主要同業相比,中行受海外經濟金融環境的影響相對更大。一是國內利率市場化持續推進,對人民幣資産收益帶來影響。二是美聯儲重新實施寬松貨幣政策,對集團的外幣資産收益帶來影響。

交行副行長郭莽表示,未來若存款基准利率適時、適度調降,對銀行負債端存在一定正面作用。不過資産端貸款的利率也或將進一步下行。

郭莽稱,未來交行需要降低非生息資産占比,鞏固息差改善的趨勢,重點做好客戶綜合收益的提升與管理,同時通過抓結算、抓流量,做好負債量價均衡發展,以應對貸款利率下行對息差的影響。

农行 2019年净利息收益率2.17%,净利差2.03%,分别较上年下降16个和17个基点。农行在年报中称,主要是由于受市场环境影响,存款业务竞争加剧,存款付息率上升。

零售業務占比提升

零售業務已成爲各家銀行發力的主戰場,昔日在對公領域占據優勢的國有大行,近年來也在大零售市場發力。

從六大行的新增貸款投放來看,2019年六大行新增貸款與墊款6.4萬億元,個人貸款新增3.27萬億,占新增貸款51.1%,其中,個人住房貸款新增2.53萬億元,占新增貸款的39.5%;公司貸款新增2.69萬億元,占新增貸款42.1%。

在业务分配上,个人住房贷款和2018年相比增速出现下降,但个人贷款的其他业务保持了平稳的增速。个人贷款业务增速虽然略有下滑,但增长幅度还是大于公司类业务的贷款。从数据来看,2019年除了交行之外,其他五家银行个人贷款业务依然保持了两位数的增幅。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通、邮储的个人贷款增速分别为13.3% 、10.92% 、15.6% 、13.69% 、7.28%、18.58%。

相比之下,公司贷款业务的增速明显不及个人贷款。除了邮储银行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保持了11.53%和12.12%的增长,其他银行的增速都是个位数。甚至建行在2018年在这项业务增幅只有 0.84%,交行只有1.55%。但2019年建行在公司业务的发力不小,新增4622亿,增幅达到7.11%;交通银行也新增了2845.61亿,增幅达到9.29%。另外工行、农行、中行的公司贷款增幅分别为5.7%、8.92%、8.69%。从整体贷款余额的占比重,六大行的个人贷款的份额逐渐增多,公司贷款占比呈现缩小的趋势。

從各行的動向上,可以看出對個人業務的重視。中行在2019年調整了個人業務組織架構。新的個人業務條線組織架構包括個人數字金融部、消費金融部、銀行卡中心,其中個人數字金融部下設兩個二級部,分別是數字化平台中心和私人中心。

中行副行長鄭國雨稱轉型是中行主動求變,將數字基因根植到個人業務。他表示,轉型後,2019年末中行內地人民幣個人存款在四大行的市場份額上升,個人客戶增量和增速創近三年最高。

年報顯示,零售收入和利潤在大行整體中比重呈現緩慢提升的趨勢。從營業收入來看,工行的個人金融業務占營收比重39.9%,提升0.4個百分點;稅前利潤占比39%,提0.3個百分點。建行的個人銀行業務利潤總額1486.42億元,較上年增長6.37%,占利潤總額45.51%,較上年上升0.17個百分點。郵儲個人銀行業務營業收入1765.69億元,同比增長7.94%,占營業收入的63.79%,提升1.12個百分點。交行個人金融業務實現利潤總額291.24億元,同比增長17.48%,占營業收入比重達到38.14%。

不過農行的個人銀行業務營收增長的同時,在總營收占比略有下滑,從38.8%下降到2019年的38.1%。中行的2019年個人金融業務營業收入同比增長7.70%,但占比從2018年的34.35%略有下降2019年的33.96%。

有咨詢行業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零售業務依然是未來銀行發力的重點。一方面,對公業務客群會逐漸向中小企業下沈,另一方面,居民消費需求提升,相應地消費信貸提高是主流趨勢。而且,從全球銀行業的數據來看,成熟市場的銀行業中,零售銀行的占比普遍比較高。

建行副行長紀志宏說,從中國銀行業的結構來講,中國幾家大型銀行,消費信貸業務的占比普遍偏低,建行將會繼續在這些方面加強探索,擴大消費金融覆蓋的範圍,特別是更好的銜接民生消費,升級消費的需求,推進這些方面的業務繼續穩定發展。

疫情影響資産質量

在信貸資産質量上,截至2019年末,工農中交建郵六大行不良率分別爲1.43%、1.4%、1.37%、1.47%、1.42%、0.86%,撥備覆蓋率分別爲199.32%、288.75%、182.86%、171.77%、227.69%、389.45%。

其中,郵儲銀行年末不良率與上年同期持平,其余五大行不良率均有不同程度下降。農行不良率爲1.40%,下降19個基點降幅最大,其余四家銀行分別降低2-9個基點不等。

不過,疫情對銀行沖擊的尚未有具體測算,但銀行高管普遍反映,資産質量面臨下滑壓力。疫情對今年銀行資産質量沖擊已有所體現,截至2月末,銀行業平均不良率微升0.05個百分點。

在業績發布會上,國有大行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年銀行資産質量受疫情影響已成定局。其中零售業務影響較大,預計不良貸款率將有所回升。

除了零售業務,對公業務可能表現在受疫情沖擊最大的行業和地區。交行副行長侯維棟表示,從行業維度來看,零售批發貸款、餐飲住宿、交通運輸、文化旅遊客戶受到了直接的影響,經營管理嚴重的承壓,制造業、房地産業受到的影響也相對較大。從區域維度來看,湖北地區受沖擊最大,華東、華南等經濟較爲發達、外來務功人員占比交大的地區,資産質量同樣承壓。從客戶維度看,個人客戶、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受到影響程度較大,其中信用卡業務新增影響最大。

爲應對疫情對資産質量的沖擊,銀行內部也在評估及觀察。建行首席風險官靳彥民稱,建行內部對疫情在本土爆發的第一輪沖擊做過壓力測試,對銀行資産質量的影響總體可控。疫情在全球蔓延的第二輪沖擊還需要繼續觀察,但有信心不良貸款率不出現大幅上升。“小微企業貸款前兩個月逾期率雖然有所上升,但目前市場流動性充裕,銀行也在加大對小微企業的貸款投放力度,3月逾期率已明顯下降,預計全年逾期率雖會略有上升但能保持相對穩定。”靳彥民分析。

農行行長張青松表示,當前農行已利用自己的信息管理系統,對涉及的貸款逐戶逐筆數以十萬億的量級進行量化的場景分析和壓力測試,重點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地區和客戶進行風險評估和風險監測,同時也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加以防範和化解。“基于量化的逐筆、逐戶分析判斷,我們認爲疫情對農業銀行資産質量的影響是暫時性的,是可控的。”張青松強調。

工行行長谷澍稱,在疫情不利的影響下,從銀行角度看,近些年來工行的風險防控能力不斷提升,財務指標穩健,目前有接近5000億元的撥備,不良貸款消化處置能力較強。各方面有利條件爲保持未來一段時間內銀行資産質量的穩定提供支撐。


上一篇:人物|成名方式让他无奈 最大愿望在稳定环境里踢球

下一篇:豆知识|征战19个赛季CBA 这队季后赛依然0胜